公司新闻

河北弹棉花老汉潜伏东陵10余年用钢板自制钥匙差点将皇陵搬空

发布时间:2022-09-17 22:32:37 来源:必博体育官方app下载 作者:必博体育全站app

  1945年9月,距离日本投降刚刚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国内庆祝抗战胜利的浪潮还在持续,可就在这个月的一天夜里,近30名“全副武装”的人悄悄涌向了清东陵。

  为首的是一位年过五旬的河北老汉,只见他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然后有条不紊地给手下分配了任务,等到了地宫门口的时候,他立即掏出了用钢板自制的钥匙,一场震惊全国的东陵大盗案就此拉开了序幕。

  在老汉的指挥下,他们仅用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盗遍了清东陵所有的陵寝,里面的奇珍异宝几乎被搬空,其中有很多是极其罕见的国宝,给我国的传统文化保护和考古等工作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然而,在有关部门刚开始调查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老汉的身份,因为他在行动之前只是河北农村的一位弹棉花的老农,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在村里生活了,而且在此期间还没有任何不轨之举的记录。

  这名在东陵潜伏十余载的老汉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又为何能造出陵墓地宫大门的钥匙?在盗墓的过程中,他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被盗走的宝物都去了哪里呢?

  这起东陵大盗案的主犯名叫王绍义,关于他盗墓的前后经过还要从民国时另一起人尽皆知的盗取清东陵的事件开始讲起。

  辛亥革命结束后不久,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随即覆灭,然而在当时还有众多满清的遗老遗少对溥仪念念不忘,他们在民国初期的政坛上依然发挥着不小的作用。

  为了对这些人进行安抚,北洋军阀袁世凯统治下的民国政府专门颁布了《保护皇室八条》,其中第四条就提到了对满清皇室墓葬群清东陵的保护,条例规定设有“东陵办事处”并安排专职护陵大臣进行守卫。

  然而没过几年,袁世凯暴毙,国内陷入了军阀混战的局面,各大派系军阀相继入主北京城,清东陵原有的守卫机构接连不断换人,政府对清东陵的保护也愈加松散,一些别有用心之徒开始打起了盗墓的主意,马福田便是其中之一。

  1928年春,北伐军击败奉系军阀张作霖的主力,部队已开进河北地域,张作霖当即命令奉军撤回关外进行休整,而早年间被奉军收编的匪首马福田此时就在河北沙河县附近驻防。

  马福田早就对清东陵的财宝垂涎已久,但碍于奉军(入关后)的管理严格,始终没有下手的机会,这下奉军北撤,他意识到机会来了,便带着属下偷偷溜出了奉军的队伍,摇身一变,又成了土匪,带着几百名手下来到了清东陵东边的马兰峪镇驻扎,招兵买马,伺机盗陵。

  可就在马福田进行准备的时候,时任北伐军第20军军长的孙殿英部按照命令赶赴到了冀北一带进行剿匪,他注意到了马福田的行动,同样是土匪出身的他也想盗取东陵的财宝。

  于是,孙殿英立即命令部队以剿匪为由迅速赶走了马福田等土匪,然后以在清东陵附近进行军事演习为由,封锁了附近的区域,随后就出现了震惊民国的第一次东陵大盗案。

  当时孙殿英所部仅盗取了乾隆皇帝的裕陵和慈禧太后的定东陵,而王绍义在抗战结束后的盗墓规模要比这大得多,那么,王绍义究竟是什么人呢?

  王绍义出生在河北黄松峪村(今属北京平谷区)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早年间被清政府征作徭役,修过一段时间清东陵的陵寝,对地宫的构造十分了解。

  王绍义20岁左右的时候,家里因为战乱实在吃不上饭了,为了活命,他就上山当了土匪,而匪首便是马福田,几年后,马福田接受收编,在奉军那里谋得了一个团长的职位,王绍义也跟着加入了奉军的队伍,由于表现积极,很快就成为了马福田的心腹。

  王福田被孙殿英部打散以后,为了躲避军的追捕,王绍义就带着一股残匪流窜在遵化、 蓟县、兴隆三县结合地带的深山老林之中,他在流亡的时候,就听说了孙殿英盗墓的事。

  本来,王绍义只想着活命,对盗墓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而且他的思想也很传统,不敢去盗皇陵,怕遭到报应,但他发现孙殿英在盗墓后非但没有遭到任何处罚,还升了官,这让他也产生了贪念,然而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下手,他就在附近山区蛰伏了起来。

  蒋介石在形式上统一全国后,政府对东陵的保护和之前的北洋政府如出一辙,而到了溥仪就任“伪满洲国”皇帝的时候,日本关东军又强行进驻了清东陵,对陵寝建筑及园林管理极为严格,仅凭王绍义几个残匪很难靠近。

  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后,日军开始大举进攻华北,此时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王绍义见部队早已自顾不暇,便从山上撤了下来,停止了绿林生活。

  王绍义与手下的几名残匪分别后,就回到了家乡,带着两个儿子王茂、王慎靠种地为生,农闲的时候,他就在家里弹起了棉花,然而他却并不安分,心里仍然想着寻找机会,伺机盗陵。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王绍义在弹棉花之余,经常到清东陵附近的村子走访,和当地的地痞无赖打成一片,为了掩护自己的企图,他还为八路军提供过一定的支持,渐渐地,他就摸清了清东陵周围的情况。

  而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王绍义也没有闲着,他从一处废旧的工厂找到了一块钢板,然后根据之前在清东陵修陵时的经历,自制了几把打开地宫大门的特制钥匙。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王绍义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他也不知道驻守在清东陵的日军部队什么时候会走,但他觉得总有一天会有机会,就这样又等了8年。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举国民众都在为之欢欣鼓舞,而在家蛰伏的王绍义却开始了忙碌。

  原来,日本投降后,驻守清东陵的日军部队陆续离开了这里,伪警察部队也纷纷解散,而当时负责这片地区的部队八路军冀东军区15军分区由于要做好预防蒋介石发动内战的准备,频繁调兵,兵力捉襟见肘,无法抽出兵力驻扎在清东陵,于是,清东陵的管理和保护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真空”。

  王绍义等的就是这一刻,在日军撤走的当晚,他就连夜拜访了“好友”杨芝草、穆树轩等人,准备邀请他们一起行动,因为他知道即便自己野心再大,仅凭父子三人也不可能完成盗墓的勾当。

  杨芝草是王绍义的得力干将,号称“小诸葛”,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关系非常亲密,王绍义在家弹棉花的时候,杨芝草主动投靠了日本人,成了一名伪警察,活动范围正好就是清东陵,所以,王绍义第一个就找了他。

  王绍义情真意切地对杨芝草说道:“兄弟,如今日本人都跑了,陵里的事没人管,这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何不趁此机会捞一把,等八路军都安排好了,事情自然就不好办了。”

  杨芝草一向十分贪婪,他当初给日本人卖命就是为了能多享受一下生活,见王绍义主动来问,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而在之后的盗陵过程中,他参与了每一个陵墓的盗窃,得了大量的宝贝。

  穆树轩也是在当土匪的时候和王绍义认识的,两人都是因为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惺惺相惜,穆树轩家祖上好几代都是清东陵的守陵人,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有他的参与盗墓行动也就更为方便。

  除了这二人以外,王绍义还找了清东陵旁边村子里的一位中年人当向导,此人名叫关会增,当年孙殿英组织部队进行盗墓的时候就是找的他父亲当的向导。

  王绍义之所以找他是因为关家祖辈都是修陵的工匠,而且还出了几位名匠,而他的祖上更是全程参与了咸丰皇帝的陵寝定陵的修建,关会增对定陵的地宫底细可谓是一清二楚,这正合王绍义的心意,他就想着先盗定陵,因为当年他就听说孙殿英没有盗这座帝陵。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王绍义还专门拉了几位政府里的人员入伙,这样便于事成后逃之夭夭。

  当时区公所的分区长赵国正便是第一个被拉下水的,他家世代居住在清东陵附近,日本人占领清东陵时抢占了他家的房屋,他便带着弟弟背井离乡跑到了外地。

  出于对日本人的痛恨,赵国正加入了,日本投降后,他又回到了这里,不仅担任分区长,还兼任公安助理,颇受组织上的信任,然而赵国正却十分爱财而且贪婪,经常在工作中占一些小便宜。

  王绍义通过平日里和他的闲聊发现了他的性格,便用了几颗猫眼石就收买了他,并承诺等事成之后,按照比例分赃,除了赵国正之外,他还拉拢了区助理赵子新、民兵小队长贾正国等“能人”。

  “精锐力量”准备好以后,王绍义又打着“打倒封建地主的头子皇帝”的旗号召集了20余名当地的村民,并且从黑市上搞了一些炸药和其它必备的盗墓工具。

  从1928年王绍义心生盗墓之意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足足17年,他潜伏了17个春秋才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他当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但他又明白刻不容缓的道理,为此,他在日本投降后的那几天几乎天天“忙”到深夜,很少有时间休息。

  1945年9月23日夜,王绍义在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就命令众人分批前往了定陵,这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清东陵的第二次大盗案就此拉开了序幕。

  当众人来到定陵不远处时,王绍义当即将20多名村民分成了两拨,其中一拨负责到陵西用炸药炸石头,掩人耳目,而王绍义则带着自己的“精锐”和剩下的村民大摇大摆地朝着定陵走去。

  原来,当时负责值班守陵的班长是新立村的张小秃,早在行动之前王绍义就向其许诺,事成之后必有重利报答,把张小秃给收买了。

  当初,孙殿英盗墓的时候是直接用炸药将地宫大门炸开的,那王绍义为何不效法呢?反而是早在许久之前就自制了几把地宫的钥匙,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原因就在于时代变了。

  且不说以王绍义等人搞到的炸药量是否足以炸毁用大理石制造的地宫大门,仅爆炸产生的巨响就会立即引起公安部门的注意,而他的盗墓行为又不像孙殿英那般有部队的支撑,这种暗地里进行的勾当当然是动静越小越好。

  于是,在安排好放哨的人以后,王绍义立即掏出了备好的钥匙,然后根据之前的经验,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打开了地宫的大门,因为之前当过土匪,所以他的手里是有枪的,在他的威势下,没有他的命令,无人敢从进去抢夺珍宝。

  经过几个小时的搜刮,大量的奇珍异宝被王绍义等人掠夺一空,凡是能搬的几乎被全部搬走,然而和孙殿英盗墓时一样,由于这群人缺少文化,导致大量的书法、字画被损毁,这着实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这次盗得的珍贵之物全部被王绍义等头目收入囊中,至于参与行动的村民们则都获得了翡翠玛瑙等小物件,尤以王绍义所获最丰,所有人都很开心。

  在王绍义的精心布置下,此次盗墓行动可谓天衣无缝,如果他就此收手,那政府或许不会、至少在短期内不会发现他盗墓的行为,然而贪婪的天性一旦被释放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短短几日之后,他又组织团伙将慈安太后的陵寝抢劫一空,这很快就引起了上面的警觉。

  但王绍义仍然贼心不死,为了能够继续盗墓,他给自己找了一个更大的靠山,此人就是张尽忠。

  张尽忠时任15军分区敌工情报队队长,长期活跃在清东陵附近,由于为人胆大包天,生死不惧,附近的土匪和民兵都很害怕他,当地人都叫他“张大胆”,王绍义觉得拉他入伙很有安全感。

  于是,在一天夜里,王绍义亲自登门拜访了张尽忠,并向他说及了入伙的事,起初张尽忠还十分犹豫,可当王绍义从怀中拿出之前盗取的金头九连环、白玉镯等稀世珍宝时,张尽忠最终没有经得起诱惑,答应了和他一起干。

  有了张尽忠的加入,王绍义的盗墓团伙可谓是“如虎添翼”,作为一名情报队队长,张尽忠很擅长发动群众,为了掩盖盗墓的恶名,他主动向参加盗墓的村民宣称“我们的行为是斗争皇帝大地主”,“获得的财宝是用来帮助大家渡过灾荒”,在他的宣传下,越来越多的村民主动加入了王绍义的队伍。

  随着队伍规模的扩大,王绍义的野心愈加膨胀,他将目光瞄准了同治皇帝的惠陵、康熙皇帝的景陵这两座大型帝陵,他觉得只要将这两座陵墓里的宝贝盗出来,后半辈子足以衣食无忧。

  当然,盗取大型陵寝必然需要更多的村民参与,为了不引起慌乱,王绍义和张尽忠一同制定了管理规则,甚至还搞出了“黑话”,并对参与行动的每一个人都进行了登记管理。

  一切准备就绪后,王绍义带着众人先向惠陵发起了“进攻”,在惠陵的地宫门口,他专门作了战前动员,他表示:“大家加把劲,把这两座大陵挨个搞定以后,其余皇帝、妃子的陵寝随便你们挖!”所有人都备受激励,一场浩劫便上演了。

  进入地宫以后,随着王绍义的一声令下,面对眼前不可计数的奇珍异宝,众人再也顾不了个人形象,纷纷以最野蛮的姿态扑向了他们梦寐以求的财富。

  仅康熙帝的景陵,他们就用了三昼夜的时间进行搜刮,珍宝被装进一个个的麻袋然后运出东陵,大量的纸质文物被损毁殆尽,面对着堆积如山的财宝,王绍义兴奋地说道:“好东西比孙殿英得的还多啊!”

  而在两座大型帝陵被洗劫一空后,参与行动的村民们似乎疯了一样,又对剩下的所有陵寝进行了偷盗,清东陵全部12座帝陵、157人的墓几乎无一幸免,整座皇陵差点被搬空殆尽。

  由于参与人数的增加加上动静越来越大,即使王绍义再怎样精心布置,他们盗墓的行为还是被附近的八路军部队得知,有关部门当即对涉案人员进行了逮捕。

  1946年2月1日,除王绍义、张尽忠之外的贾正国、穆树轩等6名主犯被押送至位于景陵大牌楼前的刑场执行枪决,张尽忠在逃往唐山之后也被当地的军统局逮捕,后被押送至北平监狱服刑,最后病死在了狱中。

  本着打击首恶的原则,在主犯被枪决之后,对于主动坦白的村民,解放区政府都对其进行了宽大处理,到了新中国成立的时候,除了首犯王绍义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审判。

  原来,王绍义凭借多年的经验,在事发之时就立刻带着两个儿子逃进了深山之中,由于他具有极强的反侦查经验,我公安人员行程总计万余里,走遍了三县的上百个村庄,才最终在五年之后于八仙桌子山将其逮捕,为此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1951年3月21日,遵化县人民法院依法将王绍义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王绍义随即被枪毙,得到了应有的处罚。

  然而即便是所有的主犯都已成功落网,但由于参与盗墓的人数实在太过庞大,而且还是民间盗窃,没有专业的组织,所以清东陵具体被盗了多少奇珍异宝至今仍没有一个确切的统计。

  而这些财宝的去向除了极少的一部分被政府收回以外,绝大多数都流入了民间,下落不明,这不得不说是我们国家的一个重大损失,着实令人感到遗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 专创融合结硕果 湖南机电职院学生团队研发出大型管道切割机

下一篇: 【政策解读】关于不锈钢水管应用的相关政策汇总